于平凡处见深邃

我们的眼睛真的就像一台照相机,一直盯着一个事物看,好像王阳明的“格物”,不断的去注视事物的细节,小时候,经常睡觉时候看着天花板,灯光的阴影交错加上一些吊顶的纹路或者小黑点,突然就给你了一种形象化的幻觉,像个人影印在上面,好像今天看的动画片里面的一个小人物。稍微挪动一下头部,那个图像就错位了,但认真的再看,循着原来的迹象,很容易又出现了刚刚的幻觉。

好像心理学有个术语,老外比较喜欢给一些理论打标签,叫做“模式识别”。

大脑不是把每个信息点全部处理过后再进行识别的——而是迅速抓住几个重要特征,然后与大脑中的已有模式对比,只要差不多,就套用⋯⋯

但这种现象我发现在交谈中也会出现:

比如我想描述一件事情的时候,然后要从一个熟悉的故事中引出来,但这个故事或许有很多种理解,在我一说出这个故事的名字的时候,对方就马上说“这个我早知道,你想说是这个……”,而事实上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个,这样就导致了一种情况,经常需要纠正,打断对方思绪。

或者我自己也经常犯的一些错误,在看一些新领域的书籍的时候,就会很自然的套用一些现有的经验,然后就尝试去理解书里面的内容,这对于一些小说是完全没有问题的,可是如果是类似编程的话,它们的一些所谓专业名词,很多都是翻译过来的,比如什么“面向对象”等,最终导致的结果,就是望文生义,而脑袋出来的意思,完全和这个词的意思完全不着边际,这就导致的所谓的理解困难了。

这次在去广州的路上,望着车窗外,不断向后退的高楼,绿化道,对于一个好久没有进城的人来说,脑袋莫名就陷入一种奇怪的思绪。

外面的行人,车辆穿梭行走,不断后退的景色,好像是如此的习以为常。

想想自己的生活其实就如看到的世界,太过普通,太过平凡了。

但我知道,让人惊叹的东西其实是相对的。

对于没有进过城的,我的父辈以上那一代,比如我爷爷,一辈子都没有经过城,一直到老去都是在农村。

给他描述高楼大厦,给他说街道有八个车道,至于那些立交桥、红绿灯,所谓的车水马龙,还有那些“高大上”的百货大楼,于他们来说,都是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情形。

而对于那些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来说,这些东西都是太过普遍了,一点都不稀奇,相对的,因为没去过农村还很向往那种大山、田园的生活。

那句泡妞名言:

如果她涉世未深,你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。如果她阅人无数,你就带她坐旋转木马。

有时候我看外界的事物的时候,会陷入书里面的所描述的一种情景,进而让我忽然觉得就是这个景。

进而让我想到,如果把这种情形颠倒一下

也就是,每次映入我们眼帘的景色,如果用文字来表达,其实就是一篇篇的美丽的文字,读来也甚是欢喜。

而细想下,我们现在对手机屏幕的阅读,其实屏幕的阅读就是通过视频、文字、图片……来展示世界的一个角落而已。

如果加上作者的一些思绪,那么就可以借景抒情、进而通过一种景氛围的营造,可以引发一种情绪的产生。

一些精彩的画面,就不断的通过那些高手转化成文字、图片、音频等。

那些高手,就是能够使用精炼的文字来表现一种情绪的张力,进而做到能够于平凡处也可见深邃。

更有甚者,能于无声处见惊雷。

成学 wechat
我的微信公众号,扫码一起玩!